20081130

都市恋人的追逐



大马电视剧《都市恋人的追逐》~这部算是拍得不错~已播了20多集~,全剧有30集。星期一至星期四,晚上十点正~
所以11点还在店里看电视~看完才回~

编剧:郑幼卿

导演:任海曜


(马来西亚都没有枫叶的~也不知为何片头动画效果要加上枫叶的!)

维基上,竟还有记载^^

在故事里四位女主角,平均会遇上5个不同类型的男人~(现实世界上的数目可能会更多。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看过大陆版的~名: 《好想好想谈恋爱》……
港剧好像也拍过这样的体材,但我不喜欢港剧。所以没看过……

20081124

取于社会用之于社会

取于社会用之于社会,这是很多人都了解的。并不是有头有脸或有钱人的专词,即是七捞八骗份子也懂得这道理……

今早,三位暗牌(便衣警察)在咖啡店审问一位老岁仔,并在写Statement 。老人家有特权不用被请到Balai(警局)录口供。老人家都已七十多岁了,行动不便;出门拿捌仗,脚手发抖,平时只能一步一步慢慢移动而于。那老岁仔是无厝无某无仔无家伙底~无做工,当然是无入息的人。幸好,徼间头家收留,留个房间给他住……(据说:老岁仔以前也算是徼间的人,无功也有劳那一类的。)就算目前老板不一样了,新的徼间头家也同情他一点点,每个月会给他多少钱花,这就没人知了。(无可否认,这是中国式的“孝”道)暗牌上徼间本是要来捉他回去的,刚好有位中青上徼间,(也是江湖赌徒,当然会挺身而出)所以他就做鸡婆工,他要求暗牌不用捉回去,原因这算是随时都会死掉,老岁子要是在半路出了什么事,谁要负责?暗牌当然同意不用这么麻烦的。最后,他们选择在大庭广众的咖啡店录口供。(极可能免去麻烦……这老岁仔,也会可能在暗牌的唬吓几下心虚死掉的。)众人之眼都看到暗牌在做工,暗牌当然是以很礼貌的方式问话。

后来,我从那江湖赌徒那得知一些故事,原来老岁仔出租‘银行账户';也就是在银行开个账户,然后全权交给别人用。说起来不是什么大事,有心人能出钱租下他账户,当然是能赚不少钱的。老岁仔每个月可以得到马币四百大元的租金,真不差的待遇。这种康头怎会有?当然是人许许多多的中间人介绍出来的。我当然也知是谁了,不过老岁仔没说给警察知这些详情的……出钱租账户的人当然是做老千的~大概是专骗,贪心之人罗。如果政府每个月也能给这老岁仔四百大元,他当然不出租银行账户。政府没援助这可怜的老人,反而老千每个月都付他四百大元(已有两年了)。可以说是盗亦有道。

审问完毕,一位暗牌还给了老岁仔十元~说是给他买东西吃。这警察也真有同情心……这样就收工了。最后江湖赌徒还补充,最好是警察将那老岁仔捉进牢去,这样那老岁仔将由政府来养……也许是因为,三位暗牌与老岁仔一起喝的咖啡钱,都得由江湖赌徒来付,谁叫他要做鸡婆。(他有点不干愿。)

20081119

状态好才工作

我承认一个理论“要状态好才工作”~所以,就算是所谓的工作时间里心情不好,所以就不工作(只打打Game,听听歌……)~这是一般正常的老板都不会接受的理论~

朝九晚五~不太适合我这类“不正常”人~正常的傻瓜才会觉得朝九晚五是对的……

20081114

该不该给人家多赚

近期,我与朋友在辩论一个话题。(不是正式辩论会,只是咖啡店式)我们在论“该不该给人家多赚”。他认为给人家多赚,是“傻瓜”行为。然而,我却不这么认为……

事件发生的开始是……我不要用朋友的关系买到批发价的手机。因为,他可以得到很低的价格,他是修理手机的(以前也有做买卖手机的)~只要靠他的关系(很多批发人都拿机给修理的),他得到最低的价是可以的。他可以不赚我任何一毛钱的。但我给他的答复,我不想欠他人情。我说:我消费得起~

虽然可以避过最后那零售商~但能避过批发商,代理商,制造商?

我将“消费能力”为我的底线;但他不这么认为~他说这样是给人“斩”~
我可以等两三年才买~如果价格不适合我,或许不会去买。我才不入圈套~


我说:最好是一天就能赚回来的价格,我就不会去管它是多少~当然,能用“几次”也是衡量标准。如果那东西,可以天天都用(三至四年)大概是一千次,不是收着放着,不摆在一边的~又只是一天就能赚回来,那真的是太合理了~(将消费的价格 除 1000……是不是很值得?)

到底谁才是傻瓜?

20081111

GA tao mo

gunting_rambut

今天终于去剪头毛了~(Ga 怎写?,)GA tao mo ~~我有半年没剪头毛了~

我喜欢到马来人的头毛店剪头毛~ 第一原因~很便宜!还有马来人的理发师手势比较轻~不会伤到皮~印度人那剪头发也是很便宜,可是他们的手势比较出“力”,用剃刀常会剃到你流血的!因为~华人的皮没印度人那么厚,也没那么硬~印度人帮印度人剃发根时,是不会流血的。

这理发师,也很玩笑的,他说他的样子像部长~有人说他像赛哈密(国安部长),也有人说他像敦哈聂夫奥玛(前总警长),更有人说他像那吉(副首相)。他一直否认与这些大官有什么关系,他说:也没有亲戚关系~说实在的,他真的有大官相~虽然同是BOTAK~但头发还是很整期的~说话又不太土气~也许他真的是微服出巡~

20081106

不算太衰

今天一大早找锁头~找了老半天~还以为不见了个锁头~原来鬼遮眼~还是给找到~

又为了找那只腊笔~又找了老半天~~~又是忘了放在那~还是给找到~

真累~~

更大支的是竟丢了放手机的小包包!!!里头有两只新手机!与那烂相机CANON A540~还有电门的摇控器!
才几分钟~就打不进电话了~~~这回完了~~心想一个月要不见三只手机?我是不是这样“衰”?

打电话去电讯公司暂时取消服务~竟然,转来转去,请按1,按2,按到TL~~
明明说用华语按3,但服务员竟回答说:不会说华语~做人TL~~~

讲讲~讲到一半~~有人送回我的小包包回来了~~
善良的清洁工人,亲手交回给我~~东西全部还在!谢天谢地~
付点咖啡钱是必然要的了~(有点心疼)

谢天谢地~~~~我今天不算太衰~~也许要杀鸡还神~~

20081102

分享:

Share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