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1119

欲求欲哥

讥者:请问纳蠹慾哥,对于大碌红毛丹的银鸡事件,有什么看法?

欲哥:那是红毛丹的私己房事。

讥者:慾哥您是否认识那银鸡?

欲哥:没什么印象,也许我曾经搞过一次,就只那么的一次。我不太喜欢重复又重复,我比较喜欢新鲜事。

讥者:您与红毛丹真的有基情断背?

欲哥:当然是没有,我们都有妻子,都有孩子的,绝不是玩断背的。

讥者:那不会不只是为了隐饰?

欲哥:你不要太过份!

讥者:为何纳蠹慾哥您与大碌红毛丹数度在公开的场合上基情的拥抱?

欲哥:我与红毛丹都是慾求慾哥,我们都有服食那猪头春开的徧方药膳,只是我体质不太好,才会出事的。红毛丹掌控的比较好,每当药力胡乱发作时,须要深深拥抱肌肤亲蜜的接触。这样能消耗药力的余存在体内,我是不能在公共场所失控的拥抱异性的,那是会被判伤风化,可能要坐监的。现在很多所在都沦陷为盅狡区,动不动就加罪于人的,凡事要小心。

讥者:也对。但有更好的理由来解释你们没搞断背。

欲哥:你怎一直咬着这断背的话题。

讥者:因为智障低能读者喜欢这故事,有市场。

欲哥:那我唯有说个秘密你知道。

讥者:须要发誓吗?

欲哥:这个年代发誓当食生菜。为证明我的清白,我不是搞断背的,我须要你帮忙公开这秘密。

讥者:洗耳恭听。

欲哥:要搅银鸡不能是三星的地方,须要四星以上的。只有三星的经常会被遮禁爆门的!那可就会烧到手的。我承认我们曾一起去搞六壁,二龙四凤的……他实在丽海,能一打四,我甘拜下风。我与他是绝对无玩爆菊花的!

讥者:丽海……

20161114

黄色钉书机维修

Stapler repair



这黄色钉书机……买不到一年就坏了。



说贵不贵,说便宜又不便宜。如果再买新的又是制造垃圾了。


中间这金属片,掉了下来。我开始是用万能粘土来抢修的……
但不太行,不是很好。还是会再掉下来的。

巧合,见到有许多小镙丝...决定将它加镙丝。



首先,要挖个小洞。






上方 用短小的十字 H 型镙钉 ( screw ) 再加个小墊片 (washer / 华司)  


下面锁 镙母(nut )




稳稳……

这钉书机可以用多好几年。

这就是环保。


这种小维修,只能是自己空闲才能做的啦。
不能雇用他人,因为工资比买新的高啦……哈哈。

分享:

Share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