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0411

四年

昨夜,看一段米国电影,戏名不太清楚。没特别去看它的戏名。在穆拉由食档吃饭,有得看就顺便看嘛。

几位米国大兵在大概是西亚地区被围攻。有群军伐游击队来射米国大兵……拿着机关枪狂射。
米国兵只死了一位,游击队死了几十人(米国戏通常都是酱紫的)……后来游击队看到有个本族妇人在米国兵那就退兵了。

此戏的米国兵怎都都是那么大只的?大部份比较像摔角手,这些演员是那些WWE 的摔角演员??(还有一个绿叶:一位女性的战地记者。这戏,她好像是女猪脚。)

经过,翻译员费了很多水口,米国兵们得知,那妇人是军伐头人的媳妇,手上抱着的婴儿是军伐头人的孙子……

这群米国大兵是由一位大只佬沙展领军。沙展决定拿那包头妇人去谈判……好你有同胞是被困在那住宅区。

沙展原打算自己一人去就可以了。(这样才能当英雄。)后来,只另一位同伴去罢了……两人带人质上卡车进城。

到了目的地,军伐们现身,对持,领导也站了出来。两位米国大后带人质下车。沙展独自一人步行往前要作谈判。

原以为将是以手语来比脚画脚,岂知军伐头人却会说了标准的米国话!

军伐头人:我曾在米国某州某某大学深造四年,都是用米国的奖学金。

米国兵沙展:我也是某州读过四年....“中学”。

( 剧情说到这就好了……不要透露那么多。知道太多,其他人就不用看了。)

导演与编剧要讲出:米国的敌人,其实是米国自己裁培出来的……

没有评论:

分享:

Share |